4355mg电子游戏

4355mg电子游戏

诗歌散文

首页 / 文艺天地 / 诗歌散文
倔强的胖子
发布时间:2019-06-12     作者:王建军   分享到:

伴随着叉车柴油机的轰鸣声,一串熟练而准确的动作后,井下回撤设备被平稳叉起并转运到检修车间……10吨叉车一辆活跃在矿区的橘红色弥红灯,手握方向盘活跃在驾驶一线,以精湛技艺为矿井物资保供贡献力量,他就是我们的胖师傅——王磊。

“一叉准”

身处矿区地面作业一线,叉车就是矿用设备的“搬用工”。

在胡家河矿,大家常能看到一个胖胖的身影,踩离合、打火、抬货叉、转向……那是王磊正开着叉车穿梭在工作场区和道路上,10吨的铲车在他手中进退自如,风里雨里一干就是12年。
    矿区场地有限,矿用设备笨重且大小尺寸又不是很规整,往来车辆交叉作业,时不时地的要避让特种作业车辆,这就要求我们的叉车师傅必须有高超的技艺,而且动作要快,不能长时间占用作业场地。面对这样的环境,王磊没有退缩,而是给自己的工作岗位要求增加砝码。结合书本与实操在平日的卸货过程中要求一件货物只允许叉一铲子就得让货物平稳着陆。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为了提高卸货的精准度,避免二次叉货对货物造成损伤。这个小伙不会紧紧停留在“会”字上,会开车,会抬臂会落臂会分叉这些基本的操作流程早已经深记于心,会这些只是工作的开始。在上车作业前,他专门找来车辆的操作维保手册对照车辆一一熟悉,对车辆各方面性能都了如指掌。开始大家还都笑话他小题大做,不就是卸车装车嘛,没必要这要认真,再说这工作又脏又累,到外面和朋友聊天都难以起口。

但他不这样认为,趁着自己还年轻就应该多学点,多干点,做一行就专一行。这股子倔劲上来,就顾不上别人说些啥了。开叉车不光要会操作还要会保养、维修。为了能尽早胜任工作,她自费购买书籍,刻苦钻研铲车的机械、油、电工作原理。别人下班回家休息,他拿矿区不规整的铁疙瘩练习叉车技术。估算货物重量,挑选适合的进叉缝隙,抬臂、挂单前进、进叉、给油起货、观望后退、落叉、抽叉,这样的动作他日复一日的练习者,同时不断地给自己增加难度。经过近半年的强化训练,他的“一叉准”在矿区是“响当当”的,遇到棘手的装卸问题大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王磊,只要他到场一切的问题就不是问题。

现在无论是保养还是维修,甚至换轮子对他来说都不在话下,无论多忙多累,他都坚持把叉车冲洗干净再开回车库,驾驶技术愈发精湛的他,从未发生过一起安全事故。   

倔强的胖子图1.jpg

    “体胖心细”
    “王磊跟我们一起工作十来年了,戴上安全帽,穿上工作服,干起活非常麻利,与其胖胖的身躯完全就不搭调。”工友常这样描述他,“不仅技术精湛,而且干活舍得下身子,有股‘倔驴’的劲头。”
    矿区的装运导料运需要随时待命。“我的岗位有特殊性,不能因为自己胖点上下车不方便就放下身上的担子,单位有需要,我随叫随到。”12年来,他这么说也是这么做的。
    当天的配件必须在夜班打运到井下,为了不影响矿井生产,他二话不说加班到夜深零点;深夜井下运输皮带发生撕裂,需要10吨铲车配合装运,凌晨3点接到矿区值班室的电话,他强忍着心酸,匆匆地洗把脸后,就立刻赶到现场,用叉车协助完成运输皮带的处理;作业的同时还不断的提醒工作人员注意安全小心避让。
    场外作业使得叉车司机的工作环境非常艰苦。室外温度高达40℃的夏季,他驾驶着铲车不断穿行在烈日下,脸晒掉了皮,身上起满了痱子;零下10度冰天雪地的寒冬,他浑身冻得冰凉,照样驾驶着铲车穿梭在矿工业广场上。大家都佩服他的坚韧:“王磊真能吃苦,比我们这小伙子都强。”
    许多老同事谈起王磊平都是笑容满面,既佩服又喜欢他。“王磊在单位就像‘及时雨’。”常和王磊打交道的材料组组长温阳道:“哪缺人手,谁需要帮忙,他都积极顶上。虽说是叉车司机,可工矿配件的领用、回收,工会、党务和通讯员的活他都干过,单位的每个工友,大事小情他都熟得很。”

倔强的胖子图2.jpg

    “你家、他家、 我家,大家一家亲”
    “企业给我了宝贵的岗位,单位就是我的家,家里有需要,家人有困难,我当然义不容辞。”王磊认为,企业在不断发展,自己更应该提升自己的各项本领,为企业多尽微薄之力。就这样,自认平凡的他付出了最大限度的努力,学习文字写作、整理文件材料、了解厂房每个工种的工作流程,多年的摸索和锤炼让他成了单位数一数二的多面手。
    “忙碌并幸福着”是王磊对自己生活的描述。矿区是我现实战场,彬长物资是我的大本营,我家庭生存的给养是工作给与的。在这里家的概念极普通而又特殊,普通在于像我这样的舍小家在外工作的家庭在矿区并不稀奇,特殊在于像我们这样亲如一家,相互帮衬的情形实属难见。
   “‘幸福是奋斗出来的’是家人的座右铭。这些年虽然辛苦,但他对生活始终充满期待,从不抱怨、乐观坚强。出色完成了工作,树起了物流装卸战线上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走下叉车、摘掉手套,多年的日晒雨淋给他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他并不后悔从事这个职业。不变的朴素工装、机器轰鸣的车间、沉沉的方向盘、贴着党徽的工作服,为他的人生增添了与众不同的厚重底色,使他焕发着最可爱的劳动光辉。